为什么如此这般选择
2020-07-02 11:1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至于今年重回北京的“草莓音乐节”,就像出炉后因为密集的线条而被吐槽的海报那样,它们的阵容同样也是密密麻麻,甚至包罗万有。由于将原来制作音乐的“摩登天空”唱片公司,和音乐节的团队进行资源的互补渗透组合,也使得“摩登天空”在演出艺人资源上,有着比其它音乐节更大的先天优势。

在阵容上,今年的“迷笛音乐节”和“草莓音乐节”,依然延续了这两个品牌的音乐风格。比如这次“太湖迷笛音乐节”主舞台:唐舞台连续三天的压轴,就分别属于“痛仰”、谢天笑和“反光镜”,而金属音乐舞台:战国舞台,则由“面孔”、“颠覆m”和“窒息”承包,但凡是对中国摇滚乐有点了解的,都能想象这三天的最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肯定会是各种的燥、各种的狂,各种的pogo和各种的肆意。

作为后起之秀,“长江国际音乐节”在音乐上并不像“迷笛音乐节”那样对摇滚死磕到底,也不像“草莓音乐节”那样标榜年轻炫酷。它的音乐阵容无疑更包容、也更多元。从今年的阵容来看,从压轴演唱会时段的后街男孩、到孙燕姿、林忆莲、崔健、万能青年旅店、好妹妹、陈粒、梁晓雪、牛奶咖啡……他(她)们背后站立着各自庞大的乐迷。而台湾的hush、南京的说唱歌手大包子、成都的爵士乐队11乐队、内蒙古草原民谣王喂马等音乐人和乐队的加入,令长江国际音乐节阵容超越了单纯摇滚或民谣的概念。而是将流行、摇滚、民谣、金属、爵士、说唱等多种音乐风格相融合,对每种音乐形式的包容也成为了长江国际音乐节的特色之一。

草莓依然很酷,迷笛继续摇滚,而“长江国际音乐节”则又凭借曲风跨界、国际化的精品阵容从音乐节市场中异军突起。说不上哪家更好更强,总之对于乐迷来讲,有音乐节的五月都是快乐的,看你喜欢的人,或者看你喜欢的人喜欢的人,最终决定了你的选择。

相比较草莓,长江国际音乐节今年的演出阵容从组别和人数来讲其实并不多,但在音乐类型大而全的基础上,对于歌手和乐队的选择则是精益求精。

说到票价,不得不提到“长江国际音乐节”在价格上的亲民。相比“草莓音乐节”三日600元、“太湖迷笛音乐节”三日400元的套票价格,“长江国际音乐节”两日的套票价格则为300元(均为预售价格)。而这300元,毕竟是包括了像后街男孩、崔健、林忆莲和孙燕姿这样在个唱市场有着强大票房号召力的巨星,他们的个人演唱会标价是多少,一般歌迷都是算得出来的,300元的票价估计都要接近演出场馆的顶棚了。

分别压轴430、51两日的孙燕姿、林忆莲都是金曲无数、兼具实力与人气的华语流行音乐天后,代表作品被广为传唱,是很多人青春回忆的坐标。陈粒、好妹妹、尧十三这样的民谣新贵,通过网络走红,凭借自己的音乐才华收获万千粉丝拥趸。其中好妹妹乐队去年曾登上北京工人体育场这样的万人级场馆成功举办演唱会,代表如今国内民谣的一个现象级高度。至于崔健和许巍的摇滚老炮儿组合,或声音玩具、万能青年旅店这样的青年摇滚乐队,同样是中国摇滚领域内最顶尖的大神级代表,完全不用介绍,观众就可以知道这些音乐人的来龙去脉,并对他们的作品如数家珍。

除此之外,今年草莓音乐节还引进了the prodigy、modestep和disclorsure这样的海外组合。尽管对许多大众乐迷来说,这三组艺人的名字并不熟悉,但对于电子乐迷而言,在现场感受他们的电子乐,也是颇为难得的体验。

其实,如果一定要说 “摩登天空”是一种什么样的厂牌风格,还真的很难定义。毕竟摩登天空曾经签约和出品的艺人里,包括了电子、朋克、实验、英式、车库、民谣、后朋、后摇,甚至土摇等几乎所有的摇滚形式。但草莓音乐节经过几年的积累,已经有了大量的回头客,他们就是习惯了“摩登天空”的这种厂牌风格,如果在这里没有看到“超级市场”、“新裤子”、“后海大鲨鱼”的话,还真让他们有点不习惯。

那么,今年五一的音乐节,难道就仅仅只是“草莓音乐节”和“迷笛音乐节”的双雄会吗?虽然他们一个走潮流路线,一个走摇滚路线,看起来涵盖并满足了两种音乐消费的需求。但如果你对音乐的理解,不仅仅只是前卫和时髦。你或许只是想趁着难得的春日时光,与家人静静相伴,在音乐里偷得浮生几日闲,同时又想让耳朵享受丰富的好音乐,其实还有一个好去处和好选择,那就是镇江世业洲的“长江国际音乐节”。

“迷笛”和“草莓”在过去几年里是乐迷的第一联想,有时候你问做出这个选择的歌迷,为什么如此这般选择,甚至就连歌迷自己都会一下子缓不过神来。也许这两个名字已经成为一种音乐节的代名词,变成了习惯。而位于镇江的长江国际音乐节,经过五届的独立发展后,也以其多元的音乐风格和巨星璀璨阵容培养出固定观众。今年五一,这三大音乐节各占据苏州、上海、镇江。“三国演义”再现长三角地区。

比较起迷笛和草莓的创办时间,长江国际音乐节是一个后起品牌,但经过四年的连续举办,因为其稳定的品牌以及固定的演出场所,让长江国际音乐节迅速从二线梯队中突起,奠定了独特的市场位置。尤其去年邀请世界摇滚王牌scorpions蝎子乐队、今年邀请男孩团体皇上皇“后街男孩”举办专场演唱会——前者是撼动世界、风靡全球的重金属摇滚乐团,后者更是一代“teenpop”始祖、影响时代的欧美流行天团,主办方促成其在户外舞台上举办超过1小时的演唱会,长江国际音乐节的“国际”感让人信服。

从摇滚乐的角度来讲,“迷笛音乐节”依然保持了其摇滚感,即使这几年的音乐节市场,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即使音乐节的消费主体在审美、年龄、曲风层面上,都有了多元化的拓展。但“迷笛音乐节”却还是坚持了它纯粹的最炫摇滚风。除了像万晓利这样特殊的民谣例子之外,今年像“生命之饼”、“反光镜”、谢天笑、“扭曲机器”、“葬尸湖”、“肆囍”等等,都是曲风比较凶悍的乐队。尤其是单独设立金属音乐专属舞台,也让“迷笛音乐节”的摇滚口味变得更重。

又到了五月音乐节的档期,选择困难症患者,在这个季节也要开始进入“病期”了。不过,相比几年前音乐节井喷时候的让人抓狂,这两年的音乐节市场,在经过一系列的洗牌之后,其实已经重建了一个更为有序和稳定的市场。尤其是音乐节的品牌化,更使得这个市场最终形成几家独大的局面,不需要经过更浩浩荡荡的海选,就能让你在有限的范围内,在最短的时间内决定你的行程,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选择困难人群的难题。

第一天15组艺人,第二天17组艺人,相比其他音乐节演出阵容的高密度,长江国际音乐节这种精选的模式,不仅让每组艺人可以有更充足的演出时间,也能在舞台的转换中留给歌迷更多回味空间。而有“后街男孩”演唱会时段的首日压轴,单就这场演唱会,就已经值回票价了。

今年的阵容里,像新裤子、海龟、赌鬼、重塑雕像的权利、后海大鲨鱼、彭坦、宋冬野、阿肆、尧十三、马頔、左小祖咒等乐队和音乐人,或者出自“摩登天空”,或者和“摩登天空”有合作甚至是合约关系。也这些“摩登”系艺人的打底,让草莓音乐节形成一种鲜明的厂牌气质。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vcjua.cn江苏省泰兴市韶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 www.vcjua.cn版权所有